1. 首页
  2. 历史架空

第 章 推倒_第49章-宝玉奋斗记

周瑞家的是王夫人的陪房,又在王夫人跟前挺得用,按照贾府 “伺候过父母的老人比年轻的主子还略有些体面” 的规矩,贾宝玉少不得要叫她一声“周姐姐”。往常见她也还守规矩,但是今天这样子却是轻狂了些,贾宝玉看着她的笑容颇为刺眼了。完全不像是府里管事奶奶的样子,抱着匣子带着些得意炫耀的眼神儿,贾宝玉心里先不舒服了。听她的话音是为薛姨妈送东西给黛玉的,想来薛姨妈恐自己身边的人不大知道贾府的的规矩、忌讳什么的,故而借王夫人的人办差,想来在娘家的时候周瑞家的没少叫薛姨妈一声“姑娘”,薛姨妈用她倒也在理。可恨这周瑞家的今日无故这么没规矩,竟是替薛姨妈摆谱来了。

贾宝玉却不知道,今天刘姥姥来过,还是求了周瑞家的给引见的,可巧王夫人动了善心叫王熙凤帮衬,王熙凤也给了刘姥姥不少银子。周瑞家的主子家八竿子远的穷亲戚尚且要求到她颇觉长脸,不由有些飘飘然了,真到了正经主子跟前还有些收不住,行事未免有所疏漏了。

周瑞家的再说“比年轻主子体面”,终究是个奴才,宝黛二人倒不好与他计较。更因是薛姨妈打发她来的,是代表着姨姨妈这个长辈,两人终要有所表示。贾宝玉起身接了匣子,往炕桌上一放。林黛玉这个事主不少不得要说一句:“我还没孝敬姨妈东西呢,倒叫姨妈惦记着给我东西了。”周瑞家的听了,越发地笑弯了双眼。贾宝玉不想看她这个样子,低头打开匣子,一眼看去不由眉头一跳,忽然记起一段事儿来。

此时林黛玉也不免好奇一看,匣子里放着两枝宫制堆纱新巧的假花。贾宝玉恨不得把周瑞家的塞到门外去,这么大个匣子孤零零地躺着两朵花,好比拿个电脑包装一只MP3,里面还没塞棉花伪装防震措施,你当大家看不出来这匣子本不该装这么点儿东西的啊?果然黛玉问道:“还是单送我一人,还是别的姑娘们都有的?”那边周瑞家的还在回答:“各位都有了,这两枝是姑娘的了。”

贾宝玉截口道:“想是姨妈分给好了一人一匣子的?”周瑞家的还在摇头,林黛玉已经开始冷笑了,贾宝玉道:“知道了,替我回姨妈一声儿,今儿天晚了,明儿我与林妹妹去与姨妈道谢。”说着拉了一下林黛玉的衣角。打狗还要看主人呢。

因贾宝玉有话,周瑞家的少不得又跑了一回梨香院。

见着周瑞家的出去了,贾宝玉对林黛玉道:“方才你可是怄气了?这周姐姐也是太太跟前的老人了,不知何故今天办事这么不着调儿,竟怠慢了客人。你若生气了,也不值得自己与她抖嘴,反是抬举了她了。紫鹃,再有这样的事,你该先啐了她去,白白的丢了太太的脸,倒叫妹妹当是太太跟前没规矩了。”紫鹃低头应了。林黛玉一想,方才却是气得有些过了,叹道:“我单个儿在这府里,倒叫……”想起周瑞家的是王夫人身边的人,剩下的话也就不好说了。

贾宝玉失笑道:“许是她觉着你这里最远,她懒得绕道儿。我方才叫她去回姨妈的话,倒叫她再跑一趟才好。等会子我便与太太说说去。”林黛玉也笑了:“值什么?叫你巴巴地往舅妈跟前下舌头?白惹得舅妈不痛快,哪有儿子说母亲身边的人的不是的道理?”贾宝玉正色道:“不是这个话,一次惯纵了,下次就要更轻狂了。这回是慢待了妹妹,终是咱们自家人,偶一玩笑也就揭过去了,下回叫她往府外送东西再送错了路数,可要累得咱们一家子被人笑话了。我是必得说去的。她这个样子,太太要是知道了第一个不饶她。我只怕太太犯愁,太太是妹妹的长辈,断没陪不是的道理,只怕太太知道了,也不好再对妹妹说什么的。”

正说话间,雪雁进来道:“方才那个婶婶又来了。”原来周瑞家的到了梨香院说了宝玉的话,薛姨妈听了便道:“倒是累着你了,你再与林姑娘说一声儿,不过是两枝花儿,有什么值得谢的?再告诉他们两个,要是过来玩我便备下好酒好菜,要是来道谢却是不必了。”因薛姨妈有了这话,周瑞家的又须再回宝黛二人,告知薛姨妈有相请之意。周瑞家的又进来复述了薛姨妈的话,宝黛二人对望一眼,贾宝玉道:“既然姨妈说了,咱们明儿便扰姨妈一席如何?”林黛玉见他使眼色,便道:“这几日不见宝姐姐,正好去看看。”周瑞家的道:“可不是,宝姑姑如今正病着呢。”贾宝玉道:“是什么病?可请了大夫?吃药了不曾?可越发要去看看了。”周瑞家忙的说宝钗是犯了旧疾。

贾宝玉道:“再更得去探探宝姐姐了,一事不烦二人,周姐姐再跑一回,告诉姨妈,明儿我与妹妹去看宝姐姐。”贾母的院子在荣国府最西,梨香院则在东北角,周瑞家来回几趟跑下来已经面有菜色了。贾宝玉听她说了薛姨妈已经应下,明日等他们过去,又看周瑞家的这个样子,也失了再跟她怄气的兴趣。看看黛玉屋里的几个人,便对雪雁道:“你领周姐姐去你袭人姐姐那里,说今天周姐姐累着了,叫她好好招待。”周瑞家的还要客气,雪雁却是个实心的小丫头,已经打起帘子了。周瑞家的到了宝玉房中外间,袭人见迎她吃茶说话不题。

等周瑞家的出去了,贾宝玉一弹衣角:“妹妹少坐,我去去就来。”出了黛玉的房门,见贾母正房里鸦雀无声,便知目下无人过来陪贾母说话,大多在自己的院子里。直接往东面而去,王夫人因快到晚饭时候了,先从薛姨妈处回自己房里歇息片刻等贾母处传饭,好去跟前应个景儿,贾宝玉进来先见过了母亲。王夫人道:“老太太那里好传饭了,你偏又乱跑。”

贾宝玉道:“今儿在林妹妹那里,太太这里的周姐姐过来说是姨妈叫送花给林妹妹,我瞧那两枝宫花好看,听周姐姐说姨妈统共拿了一匣子,我在林妹妹处只见了两枝,便过来讨姐姐妹妹们的看一看。”王夫人道:“你要看,你一个爷看,看这个做什么?”贾宝玉嘿笑道:“我看林妹妹那两只虽是精巧,也就是那样了,不知道其余的好看成了什么样儿,竟叫姐姐妹妹们半路儿截了周姐姐抢了去,到了客人手里只剩两枝了。想是金贵的东西?”王夫人冷了脸:“又说混帐话。”贾宝玉道:“林妹妹现是客,倒显得咱们家没规矩了,咱们家的奴才这么不晓事儿,实在可恼。”

王夫人道:“这些不用你操心,”又问:“你林妹妹生气了?”贾宝玉心里‘咯噔’一声,低头道:“林妹妹倒没什么,是我生气了,只在老太太院子里我不好与人怄气。这周姐姐也是太太跟前的老人了,做下了这样的事来,没的连累了太太的名声。还有一桩,这差使是姨妈打发的,林妹妹客中不好说什么,就怕叫一起子小人嚼起了舌头,反显得太太和姨妈——”王夫人一拍炕桌,又收回手来数着念珠。

贾宝玉腆着脸趴到王夫人肩上,笑着摇着王夫人的肩,又添了几句:“太太可别恼,我不爱乱嚼舌头的,这是头一回,因干系太太的名声,才不免多说两句。我还不知道太太么?林妹妹一个小孩子在咱们家,太太哪里犯得着与她计较?我只怕叫老太太知道了,不管老太太怎么想,太太心里也要不自在。林妹妹那头我给按下了,屋里的人也不会多说。太太看怎么收拾吧,也算不得什么大事,不过是提个醒儿,这周姐姐也忒不小心了……”

贾宝玉这话倒是真心的,传说中林妹妹宝姐姐竞争当他媳妇儿那是后来的事情,此时宝姐姐还是入宫预备役正专心备选呢,王夫人怎么可能因为要亲外甥女做儿媳妇而厌弃林妹妹?林妹妹亲爹还在世呢,当年林如海既配得上贾敏,如今林妹妹断没配不上荣国府的道理。哪怕真不待见林妹妹了,也不会在这等小事上刻薄得如此明显,叫人说三道四——王夫人对名声可是很看重的。今天这事儿,怕是周瑞家的自己闹出来的。

晚饭的时候,王夫人略看一眼黛玉,见她面上并不显出来,贾母也依旧和悦,不像知道她外孙女被奴才慢待了。心道这林丫头倒不是个嚼舌头的人。一时饭毕,王熙凤又寻王夫人,告知尤氏请她明日去赴宴,王夫人允了,又道:“今有一事,你倒说说要怎么才好?”把宝玉下午说的事告辞凤姐,王熙凤也动了气。林黛玉此时还是姑太太家来的娇客且其父尚在,正经八百的亲戚家过来走动的,虽然性情有些冷,看着略显孤僻不合群,王夫人姑侄两个却也犯不上跟她一般见识。诚如宝玉所说,她还是个晓事儿的,设若真叫底下人闹起来,叫贾母知道了,王夫人固然脸上无光,管家的王熙凤少不得也要领个“驭下无方”的罪名。这么想着,王熙凤想了一回道:“这事太太确是不好出面,没有叫长辈给晚辈陪不是的道理。这事还是我和大嫂子办吧,多给林妹妹添置些东西,林妹妹心里怕也有数的。且她一个小孩子,哪里有这么大的记性?”并不说周瑞家的该如何处置。

姑侄两个又说了一回家务,王熙凤才辞去。王夫人等她一出房门,就叫金钏:“周瑞家的呢。”金钏道:“太太方才不是打发她看宵夜去了?这会子好回来了。”周瑞家的不久便来了,王夫人先沉了脸:“我素日见你也算个懂事的,哪知道你出了这个屋子竟办下这等事来!规矩也不懂了,客人也怠慢了。宝玉后半晌来讨姐妹们的花儿看,说是只在林妹妹那里见到两枝想看旁的样子的,我这才觉得不对,这才知道你竟办下这等事来!你竟叫客人拿挑剩的东西!叫老太太知道了,连我都要没脸。我想你也上了岁数了,竟不用很劳动你跑腿,往后太太姑娘们出门也不要累着你了。”

周瑞家的一脑门子的汗,她本想得空为在外头打官司的女婿借一借主人家的势的,现在哪里敢再说她女婿的事?她知道理亏,更不好说是为了图省事。又听说自己的差使没了,也没派新差使,眼见家里又少一进项,立时哭出声来,只管告饶。“因是姨太太给的东西,我觉得还是自家姑娘亲近些……”

王夫人气得乐了:“咱们家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么?要贪着东西好先挑!这府上的眼皮子有这么浅么?”自己陪房不争气,王夫人伤心了,越发不肯饶了周瑞家的。周瑞家的求了半天,见王夫人不肯饶她,金钏等又上前架她出了屋,这才叹气回去与丈夫诉苦。

次后王熙凤与李纨颇送了黛玉些玩器等物,黛玉心里也明白,这事便算是抹过去了。

————————————————————————————————

第二天,贾宝玉放了学就约林黛玉去看薛宝钗,先与贾母打声招呼。贾母听说宝钗似是有疾,也打发嬷嬷一道去问疾。正遇着宝玉的乳母李嬷嬷也在跟前,贾宝玉道:“嬷嬷只管与老太太说话,当是为我尽点子孝心了,我们去过就来,路又远,没得累着了。”

到了梨香院,见过薛姨妈后贾宝玉就顺势问一句:“大哥哥呢?”得知他又出去了,贾宝玉这才来问宝钗。薛宝钗正在里屋做针线呢,听到动静自己走了出来了。贾宝玉与林黛玉一看,左右看不出她有什么毛病。贾宝玉只得道:“听说姐姐不大痛快,我与妹妹过来看看姐姐。”薛姨妈道:“她不过是旧疾犯了,并没什么大碍。”林黛玉又谢过薛姨妈的宫花,薛姨妈道:“值什么,要你巴巴地来谢?你看着能戴就好。”又互相谦让过一回,薛姨妈就要留饭,宝玉道:“可要叨扰姨妈了。”

薛姨妈的席面极为丰盛,就是吃惯了荣国府讲究饮食的人也觉得这饭菜味道不错,因入冬,略饮了几杯酒,又说了些京中风俗一类,直到散席也不见薛蟠回来。

宝黛二人回贾母房里复命,一进屋见李嬷嬷还在,宝玉又命人送李嬷嬷回家去:“嬷嬷还没用饭罢?且回家歇着去。”又叫送厨房添两碗菜与李嬷嬷。

贾母闻说宝钗并不大病,只叫人送了两样玩器过去,一日并无新鲜事。倒是晚间王熙凤回来,说在宁府见到一个标致孩子。贾母来了兴致:“比宝玉如何?”王熙凤笑道:“是蓉儿媳妇的弟弟,模样儿生得好,怕要把宝玉比下去了呢。”贾母看一眼宝玉,对王熙凤道:“你又哄我。”王熙凤道:“他还在东府住着呢,老太太要看他,明儿叫来就是了。”

没过两天,贾宝玉就见到了秦钟。秦钟是由东府尤氏婆媳送过来的,看着比宝玉略瘦些,眉清目秀,粉面朱唇,身材俊俏,举止风流,只是怯怯的,行动间带着羞涩。贾宝玉心道,这是男的么?这是男的么?俺房里的晴雯都比你大气!然而贾母却喜欢他,觉得这孩子温柔听话,问他读书之事,听说他早读过几年书,近来业师辞馆才停了下来,想贾宝玉也是独来独往,便动念给贾宝玉找个伴儿。这个伴儿不能太丑看着碜人,不能人品不好会带坏宝玉,不能太笨显得宝玉没品味。左看右看,眼前的秦钟正合适!

贾宝玉晴天霹雳了!

文章内容不代表小飞文学网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fcnc.net/ls/2020/c9njRwofMjQ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