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现代都市

小东西昨晚没喂饱你吗小说_第64章-跪下叫粑粑

一开始的时候,燕映之根本不明白楚留香究竟为什么会这样对他,不过很快,他就已经没有了思考的空闲。

从进门那一刻就被抵在了墙上,唇间传来的刺痛清晰地表明这次的亲吻与往日的和风细雨完全不是一个程度的激烈。

床笫之间的楚留香一贯是足够细致和体贴的,即使有些时候会坏心眼地玩些花样,但也从来都是在燕映之能够接受的范围之内。

然而这次,饶是以燕映之的体力,也没能承受住这样几乎可以用粗暴来形容的对待,不仅被逼迫到了哭泣求饶,甚至在半途中就这么晕了过去。

其实楚留香本也不是故意想要欺负人,与其说是不想,倒不如说是舍不得。

先前薛衣人的女儿施少奶奶对燕映之表露好感时,他尚且能够一笑置之,可这次当那个华山派的少女扑进燕映之怀里的那一刻,楚留香是真真切切地感受到自己心里有一根弦瞬间就崩断了。

而在发现燕映之的衣襟上还留有那少女的眼泪时,他心中的火气更是压都压不住,唯一所想的就是把那件衣服彻底的撕碎。

楚留香是那么想的,也是那么做的,至于后来发生的事,理所当然也就失去了控制。

觉察到身下的人已经失去了意识,楚留香愣了愣,燥热的情绪平复下来之后,也不由得生出了几分悔意,尤其是在看到燕映之颊边未干的泪痕和被发带绑住的手腕间摩擦出的红印时,就更加地心疼不已。

因此等燕映之醒来的时候,面对着的就是楚留香小心翼翼嘘寒问暖,连放在他腰间替他按摩着酸软腰身的手动作间也是极轻极柔,仿佛在对待一个易碎的瓷器一般。

可即便是如此,燕映之还是感觉自己的身体都好像是被碾过了似的,稍稍动弹一下都会带起一阵难以言说的痛楚,就连被子下的两条长腿都在无力地颤抖着,连合拢都变得十分艰难。

他并不是不能反抗,如果他不愿意,楚留香也不可能强迫得了他,只是在看到楚留香眼中激烈翻滚着的情绪时,他还是将本要推拒的手垂了下来,转而紧紧抓住了身下的床单。

燕映之神色淡淡地望过来,眼眸中虽是平静无波,可配上眼角处未消的红痕,落在楚留香的眼里,无端端竟多了一丝委屈的意味来。

他执着燕映之的手,轻吻着那苍白腕间格外明显的勒痕,带着歉意的语气也是轻柔无比,“映之,我弄疼你了。”

“没事。”燕映之摇了下头,回忆起楚留香一天的反常和刚刚情动时脱口而出的话,还是用低低哑哑的声音问道:“是我做错了什么吗?你要罚我也总该给我个理由。”

这般直白的问话让楚留香脸上的表情不受控制地僵硬了一下,迎着燕映之潋滟澄澈的红瞳,他迟疑了片刻,还是把那句话说了出来,“不是你的错,只是我稍微有些吃醋了。”

这句回答让燕映之难以置信地睁大眼睛,可楚留香却好像是放开了一般,抚摸着燕映之的面颊,浅笑着说道:“我的映之这么好看,不知道惹了多少人惦念着,你说我怎么能不吃醋呢?”

“什、什么?”燕映之没料到会有楚留香为他吃醋的一天,更是完全不清楚到底什么时候什么人会惦念他,只好茫然地试图解释:“可是我、我不知道……”

“与你无关,是我小心眼儿了。”楚留香揽过燕映之的肩膀,见燕映之下意识蹙起眉头,立刻将动作放轻再放轻,又用另一只手在那光裸着的紧实胸口上点了点,“不过这里该是我的才对,被旁的人碰了实在不是件让人高兴的事。”

燕映之红晕未褪的俊美面容因为楚留香作怪的手指而又红了几分,经过楚留香的提醒,他也想起了之前那位扑进他怀里的姑娘。

当时他并未在意,但现在想来,楚留香也的确有吃醋的理由,若是易地而处,恐怕他也不见得会毫不介怀。

“你知道我不是很懂这些,但以后不会了。”燕映之说着侧过脸来,似乎不太敢直视楚留香的眼睛,“而且,都是你的……”

他的声音因为羞涩赧然而压得极低,如果不是楚留香正抱着他,怕是很难听得清楚,但即便如此,楚留香还是不自觉地反问了一句:“映之你说什么?”

“我是说……”抬眼看着楚留香弯起的嘴角,燕映之咬了一下红肿的下唇,还是又把那句话重复了一遍,“我是你的。”

亲耳听到燕映之说出这句话,楚留香几乎压抑不住自己内心的欢喜,可他先前把人折腾得太过了,现在也只好凑过去轻吻了一下燕映之泛红的眼角,用同样轻柔却坚定的语气说道:“我也一样,也是映之你的。”

他们缠绵了太长时间,眼见着天都快要亮起来,燕映之本打算起来收拾一下自己,却被楚留香又按回到了怀里,只说时候尚早,让燕映之再多休息一会儿。

“可是……”燕映之颇为犹豫。

这艘船上刚刚死了不少的人,怎么看都觉得并不安全,就算身体再怎么疲累,本能也让他没法在这种情况下安然入睡。

“没关系的。”仿佛看穿了燕映之的顾虑,楚留香的手在那线条优美的脊背上轻轻拍了拍,见燕映之仍有迟疑之色,便扯出了一个有些邪气的暧昧笑容来,“更何况,映之你确定你现在能下得了床吗?”

“你!”无辜被折腾得这么狠,又被楚留香这样调戏,燕映之羞愤不已,红瞳还盈着一丝湿意,却怒气勃发地斜了楚留香一眼,“没有下一次了。”

“好好好我知错了,今后必不敢了。”楚留香一脸诚恳地亲了亲燕映之的眼睛,待到那双红瞳中的戾气消退才轻柔笑道:“不过有我在这里,不会有什么危险,映之你安心休息就好。”

楚留香的嗓音温温柔柔,自来就有令人安心的能力,熟悉的气息环绕在周围的感觉,也让燕映之放弃了挣扎,安稳地在楚留香怀里睡着了,而楚留香在爱怜地吻过那张薄唇上由他自己制造出来细小伤口后,也跟着闭上了眼睛。

因为昨晚闹得狠了,不管是楚留香还是燕映之第二天都起得格外得晚,等到他们从舱房走出来的时候,就看到在高亚男和金灵芝之间周旋了一晚上结果两不讨好的胡铁花正一脸不爽地看着他们。

原来他之前被楚留香提点,去向金灵芝打探有关海上销金窟蝙蝠岛的事情,结果无论他怎么说,金灵芝却根本不肯搭理他。

楚留香一边微笑着听胡铁花的抱怨,一边揽着燕映之的腰好让他能站得轻松些,余光却扫到不远处一个纤弱曼妙的身影正朝着他们走过来。

几乎是立刻,楚留香抬手按住了燕映之的后脑,朝着那仍是红艳的唇用力吻了上去。

近距离观赏到这样热烈的亲吻,胡铁花目瞪口呆面红耳赤,指着楚留香“你……”了半天,也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直到瞄见那两个人终于分开了紧贴着的唇,才转过脸对着在他印象中一向淡然沉稳的燕映之难以置信地说道:“燕兄弟,你、你就这么由着他胡闹?”

燕映之浅浅地喘息了一阵,抬起头来的时候冷冽的红瞳中蒙上了一层薄雾,可总是缺乏表情的脸上却带着丝分明的笑意,“只要他喜欢,我并不介意。”

“我自然是喜欢的。”楚留香闻言又在他的嘴角啄了一口,眼睛却看向了甲板那边呆立着的少女,用笑意盈盈的表情温和有礼地问道:“华姑娘这么早来,是有什么事情吗?”

他已经知道那少女的名字叫作华真真,正是枯梅大师的徒弟、高亚男的师妹。

现下已是日上三竿,肯定是算不得早了,可华真真却没有反驳楚留香睁眼说瞎话的心思,只红着脸瞧着那个被楚留香搂在怀里、不复先前冷漠的人出起神来,直到楚留香又叫了一声她的名字,才小小地惊呼了一声,捂着通红的脸转身跑掉了。

瞥了一眼楚留香清朗的眉目和温润的笑颜,燕映之好笑地摇了摇头,无奈地说道:“你罚也罚过了,就别欺负人家小姑娘了。”

“我哪有。”楚留香一脸的正直无辜,不老实的手指却暴露了他的想法,“还是说,映之你心疼了?”

听出了楚留香话音中满满的调侃,燕映之拍掉了楚留香环在他腰上的手,一眼横过去,用平淡无波的语气回了三个字:“我腰疼。”

他这般模样让楚留香只觉得心都化成了水,甜言蜜语正准备不要钱似的往外抛,可目睹了那么多瞎眼场景的胡铁花已经忍无可忍了,“你们到底有完没完,没看到这里还有个人吗?!老臭虫你就不能收敛一点儿?”

然而楚留香并没有成功接收到胡铁花传达来的愤怒,因此他只是气定神闲地挑起眉来,揶揄地对胡铁花笑道:“明明高亚男和金灵芝都是不错的姑娘,谁让你不懂得珍惜的,要是你早些改掉你那个臭毛病,也就不用在这儿嫉妒我了。”

“谁嫉妒你了!”胡铁花差点儿跳起来,但在听到楚留香提起高亚男和金灵芝的时候,声音里还是多了些小小的心虚。

楚留香但笑不语,拉着燕映之回房间悠悠闲闲地吃早饭去了。

而与昨日的腥风血雨的混乱不同,今天的整个白天都十分平静,没有出现任何的状况,也给了燕映之充足的时间来恢复体力。

直到夜幕降临,意外才突然发生。

文章内容不代表小飞文学网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fcnc.net/xd/2020/VO1HFwosOHQ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