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现代都市

好想被按到墙上日_第34章-就想宠着你

林染之前没打算跟傅斯言主动提及脚踝划伤的事情,又不是什么大事,也怕他再担心。

不过这会被问起,她便将事情的前因后果简单讲了一遍。

傅斯言听完很是不满的蹙起眉头,“以后我不在的时候,你能不能护着自己点?”

“那我这不是生气嘛,我总不能放着他明目张胆的跑来伤害顾宁,反正我就是忍不了。”林染抱怨了一句。

“那你就不知道跟我说?你想替好朋友出头,可以跟我说,不管你想怎么样,我都会去帮你。”

傅斯言沉声说完,神色微敛,又沉默着将她脚踝上缠绕纱布的地方仔细查看了一番,语气无奈的问道:“还疼不疼?”

林染顿了顿,又小小地点了一下头,“走路的时候有点。”

想了想又保证般道:“我明天的工作不用来回走路,拍摄结束了我就立马回来休息。反正脚上有伤,陪你出差走来走去的也不方便,以后有时间了,再陪你去行不行?”

傅斯言明知道她不过是拿这点脚伤做借口,还不是想留下来继续明天的工作,可她一说有点疼,想休息,他就偏偏讲不出来一个“不”字。

能怎么办呢?他这次的行程又特别重要,一时半会的也临时取消不了。

两人结婚第一天,除了所谓的新婚之夜,这次出差的地点是个着名的旅游城市,他之前计划着便是带她去那边散散心。

毕竟这两天因为顾宁的事情,她看着总是有点不开心,再加上是怀孕初期,心里也免不了会积压一些刚升级成为准妈妈的无形压力。

梁医生之前就跟他提过,除了孕妇的身体,也需要多多关注对方的心理健康。

傅斯言将她的身子在床上扶正,又给她身后垫了个绵软的枕头,修长的手指骨节分明,堪堪在在她额头上轻轻点了点。

“这两天照顾好自己知道吗?还有,早中晚的准时电话一个也不能少。”

温声说着,傅斯言又将搁在床垫上的深色领带扯在手里,虚虚地往林染的手腕上套了套,目光灼灼。

“结婚第一天还不能在一张床上睡,你自己说说这是个什么道理?所以新婚之夜,你得记得补给我。”

……

傅斯言出差的这两天,林染除了第一天的拍摄工作,剩余的时间便基本上都待在家里。

杂志的拍摄工作不算累,关于成片的好坏,一部分原因也在于摄影师跟模特的配合程度。

不过令林染没想到的是,程菲也不知道动用了什么关系,最后愣是跟她一起合作拍摄了杂志封面,如果她没猜错,这C家品牌大使的资源怕是两人要平均分羹。

陆珊对此颇有怨言,却也不能跟这种大品牌直接开杠,几番简单交涉最后还是忍气吞声下来。

倒是林染,经过了前几次被程小白花明里暗里的拉踩上位的事件,便极为小心的时刻跟对方保持着距离。

这朵小白花的种种不善心机,林染自然是领教过了,两人又同属于最近圈里风头最盛的新晋小花,本就是互撕惨烈的竞争关系,闹僵了才是正常。

第二天上午,顾宁那边要做手术,林染本想去陪着,可她在医院一个小时都没待上,最后便被陆珊半强制地送回了家。

“不是我怎样,你老公给我连发了四条短信,全部是提醒我必须照顾好你,我敢让你有半点闪失吗?”

“再说,你这怀孕还不久,也不能老往医院跑,你最近得好好呆在家里养胎。”

听陆珊这么说,林染也没再反驳,她从昨晚上开始,先前几乎没有的孕吐反应忽然加重了几分,嗜睡的程度也同样变得严重,早上直接迷糊了好久才成功起床。

可能最近确实得多多注意一下了,林染也想着要把更多的精力放在宝宝身上,也就乖乖的回家去好吃好喝地养着。

傅斯言是第三天的飞机回G市,林染这天清晨先是醒了一次,后来又沉沉地去睡了个回笼觉,最后是被电话铃声给吵醒的。

自然是傅斯言打来的,每天早上极为准时的一通早安电话。

林染微睁了睁眼睛,有些不耐地按下接听键,随即将电话直接贴在耳朵上,缩着身子继续睡。

“还没睡醒呢?”男人音色清润,听着很悦耳。

林染的脑子里却没有这样的想法,被吵醒了,她心里便有点起床气。隔了半晌,才对着电话那头浅浅嗯了一句。

“接一下视频,我看看你。”

林染半睡半醒间听到这句话,直接皱着眉头挂断了电话,紧接着手机上便有视频电话的邀请发了过来。

视频连接的一瞬间,林染还半磕着眼睛,乖乖地侧身躺在枕头上。卧室内的光线昏暗,除了床头处的睡眠灯,只有少许的亮光透过窗帘的一点缝隙投射进来。

傅斯言盯着暗沉沉的屏幕看了好几眼,恍惚觉得她的小尖下巴好像看起来比昨天视频里圆润了一点。总之这几天一点没瘦,他心下很是满意。

“那你继续睡,我现在已经在机场,很快就能回去。”

傅斯言说了这句,见她自顾睡得迷迷糊糊的,便主动挂了视频电话。

林染慢半拍地反应了几分钟,男人的话语回绕在耳边,她忽然就有点清醒了。睁着眼睛又在床上赖了一会,简单洗漱后便下楼吃早餐。

这几天傅斯言不在家,刘姨便整日在别墅里陪着她,晚上自然也在这边住下,两人的关系也随着接触的加深而更为亲切熟识。

这天林染下楼时,刘姨却没在家,很可能是出去买东西了。

林染去厨房热了一下刘姨准备好的早餐,还没来得及吃,别墅大门处的门铃忽然响起。

刘姨忘拿钥匙了?

林染想着走了过去,先是往猫眼里望了一眼,刘姨的身影没出现,只见门前站着一位打扮很是有品位的中年贵妇人,旁边还搀着一位单手撑着拐杖的老年人。

那老爷子看着极其威严有气势,林染正疑惑,却不想那老爷子直接拎着拐杖往大门上顶了两下,空气里回荡起两声沉闷的咚咚声。

“开门!”那老爷子又沉着脸色喊了一句,听着还中气十足的样子。

林染愣了一会,却没敢直接打开门,隔着门板小声问了句,“请问,你们找谁啊?”

然后便听见那老爷子语气极为不善的回道:“我找我亲孙子。”

“爸,小点声啊,您这怪吓人的……”贵妇人柔声提醒了一句。

饶是林染再反应迟钝,这会差不多也想明白了,她赶快慌手慌脚的将门打开,整个人因为紧张连开门的手指都有点抖。

两人忽然闪婚,林染对傅斯言的认识,除了“他是对自己非常好的人”这个出发点以外,其余的便是一片空白。

她甚至还不了解他的家庭,不知道他有哪些家人……傅斯言一直没有主动提及过,林染忘性大,也就没记得问。

大门打开的瞬间,林染心里如同揣了只兔子般,涌来一股惴惴不安的情绪。

傅斯言不在家,也没人教给她应该怎样应对。

她手指头不觉在身前交叠捏紧,声音颤颤道:“您,您好。”说着,还弓了弓身子,很显礼貌的打招呼方式。

董玲莉看见林染的瞬间,先是微怔了一下,然后便温柔的笑了笑。

她前几年去了国外,一起过去的还有傅斯言的爷爷,傅家老爷子傅振贤。傅老爷子近几年身体不算好,他们便鲜少回国。

这次之所以回来,还是因为网络上横空出现的盛景大老板结婚的事情。网上铺天盖地的消息,傅老爷子自然得知,也顾不上医生让他心态平和的忠告,整个人在病房里就直接炸了。

这两天他们打了很多个电话,傅斯言却是一个也不接,最后干脆利落地甩了条短信过来,四个字:已经领证。

一时心急,他们索性直接飞了回来。

回来前,董玲莉是在网上见过林染的照片的,这会见了真人,心里头还真是格外欣慰。

小姑娘看上去既乖巧又安静,没化妆,微卷的长发垂在身侧,皮肤在阳光照射下白净清透,五官长相也比照片上看着还要标致漂亮,不是干瘦的类型,看着很好生养。

尽管这会林染穿着睡衣略有些不得体,但董玲莉一眼就觉得这小姑娘看着特别顺眼,她心里头喜欢,自然将这点小瑕疵忽略不计。

也顾不上傅老爷子在身边,她忍不住便笑着跟林染点了点头,柔声道:“你好。”

傅振贤却是自始至终一个字也没跟林染说,他黑着一张脸,直接举着拐杖往前面伸了伸。

林染这会正站在门口,自然被老爷子的这个动作逼的往后退了两步。随即老爷子便由董玲莉搀着走进门内。

尽管上了些年纪,但老人步伐威严,身子也尽量挺得板正,再加上不苟言笑的气质,整个人便显得极为严肃。

林染心里觉得有点怕,跟在两人身后走到沙发前,她微垂着头,小步小步地迈着脚。

忽然想到了什么,她转身想要往厨房走,“我去倒一下茶水。”

“我们不喝!”傅老爷子忽然提声说道。

董玲莉搀着傅振贤在沙发上坐下,回身便看到林染愣在原地,小心翼翼到有点怕怕的表情,她当下心里便不忍,笑容也极尽温和。

为了让林染的处境不那么尴尬,董玲莉率先打破了房间内气氛冰封的现状,很是自然地问她:“斯言今天不在家啊?”

林染赶忙点头,极为认真地小声解释着:“他出差了,这会应该在机场,很快就回来。”

董玲莉本想再同林染说些什么,这时,傅老爷子却忽然提着拐杖往地上戳了一下,咚的一声惊响,她也就赶快禁了声。

傅振贤这会的脸色要比进门时还要沉上几分,尤其是在听了林染刚刚的解释后,他眉头紧锁。

这是什么关系?都已经直接住进家里来了,而且还对他孙子的行程如此熟悉,傅振贤想着便更为不满。

“你叫什么名字?”傅老爷子忽然开口,声音又冷又严肃。

林染傻愣愣的站在沙发一侧,“林染。”她小声回答道。

傅振贤对人脸的记忆不太敏感,但这名字确实是网上说的那个,要跟他孙子结婚的小明星。

傅振贤顿了顿,提声威严道:“林小姐,你这是什么身份,怎么还穿着睡衣住进了我孙子的别墅。”

林染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面色又不禁被吓的白了一分。

许是心里太过于紧张,她身体上也紧绷的厉害,孕早期的反应忽然加重而至。

胃里强烈的难受瞬间上涌,林染憋着气忍了一下,终究是没能忍住,也顾不上客厅里面色迥异的二人,直接转身冲进了厨房……

文章内容不代表小飞文学网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fcnc.net/xd/2020/cNjFQl4dNFl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