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现代都市

他在她体内横冲直撞_第16章-傲慢与偏见之贫穷贵公主

内瑟菲尔德,宾利和达西站在敞开的客房门口,豪斯特夫人与宾利小姐围坐在床边,忧心忡忡的看着昏睡不醒的简。

“上帝啊,简竟然病得这么重,我该怎么办?”他灰蓝色的眼珠泪汪汪的,满脸的无措。

“她已经服过药了,如果明天情况还没有好转,我想你应该再叫医生来看一看。此外,务必给贝内特家送一封信,让他们知道确切的情况。”达西慎重说道。这个季节生病,弄不好会出大问题。

“是的,应该让他们知道。”豪斯特夫人走出房间,压低嗓音道,“如果贝内特小姐在内瑟菲尔德出了事,我们可不好交待。”

宾利小姐关上房门,忧愁的表情带上了几分不满,“上帝,这种天气她竟然还骑马过来,她的意图太明显了!为了追求一位男士而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我真是不能理解她的想法。”

达西皱眉,眼里露出反感的神色。

宾利不但没有生气,心中反而涌上一股甜意,替简辩解,“天气变化太无常了,她一定没有料到。好了,我们走吧,让她安静的睡一会儿。我还要给贝内特家写信。”

信寄出去了,第二天,狼狈不堪的伊丽莎白一早就敲响了内瑟菲尔德的大门。女管家将她领进客厅时,她受到了众人的注目。

“你一个人?”达西的视线在她身后搜寻。

他语气冷淡,态度疏离,深邃的目光极具压迫性,让伊丽莎白感觉很不自在。显而易见,在他心中,自己是个不受欢迎的人物。伊丽莎白心头冒火,拉扯了一下裙摆,遮住沾满泥点的鞋子。

“快请进,伊丽莎白小姐。没想到你来的这么快!”宾利热情的迎上去。

“打搅了宾利先生,简怎么样了?”她刻意忽略了达西,焦急的问道。

“她在楼上,烧一直没退,医生这会儿正在给她诊断。”宾利一边解释一边带着伊丽莎白往楼上走。

客房里,豪斯特夫人与宾利小姐守在床边,医生正在给简量体温,紧皱的眉头显示出了他的不乐观。

“我给她加大了药的剂量,如果今天还不能退烧,我也没办法了。”看过体温计,医生走出房间,压低嗓音对宾利说道。

宾利露出痛苦的表情。

伊丽莎白紧紧握住简的手,眼眶泛出潮红。女仆端着一盆凉水进来,她立即接过手帕覆在简额头上。陪着简坐了几分钟,发现简又陷入了昏睡,她这才低声对宾利说道,“非常抱歉宾利先生,给你们添麻烦了。”

“不,这是个意外,谁也预料不到。”宾利摆手。

豪斯特夫人与宾利小姐连声附和,语气听上去那么真诚。

伊丽莎白心中更加羞愧了,她知道这不是意外,是个预谋。简病倒了,妈妈得偿所愿了。低落中瞥见达西了然的目光,她的羞愧又转变成了羞愤。就算是我们不对,但简已经病成这样,达西先生就不能流露出一点同情心吗?他的冷酷真是令人难以忍受!

伊丽莎白憋了口气,勉强维持着微笑将众人送出房间。

一个小时后,简的高烧不但没退,反而又加重了,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的低语。

伊丽莎白吓了一跳,慌慌张张的跑到楼下,对宾利大声喊道,“宾利先生,简的情况很糟糕,你能派个人给玛丽送信吗?她有办法!”

她记得自己也曾高烧过,是玛丽给她喝了一种甜甜涩涩的药水才将她救了回来。只要有玛丽在,一切灾难都会过去的!

“难道不应该请医生吗?”宾利小姐第一个站起来反对。

“管家,派人去给玛丽小姐送口信。”达西果断的下令。

宾利小姐愤愤不平的坐回去。

贝内特家的马场里,玛丽听完口信,扯下头上的头巾,在马场外的草地上搜寻了片刻,拔了几株草塞进围裙的兜里,解开一匹马的缰绳朝内瑟菲尔德疾驰。

看着闪电一样消失的玛丽小姐,送口信的仆人有些傻眼。

宾利和达西站在二楼的窗口,从这里可以看见通往贝内特家的小路。

“玛丽小姐要多久才能到?”宾利忧心忡忡的问。

“走路一小时,坐车半小时,骑马二十分钟左右。”达西面无表情的回答。

宾利掏出上衣口袋里的怀表,看完后哀叹道,“噢,时间过得太慢了!”

就在这时,不远处传来嘚嘚嘚的马蹄声,一匹骏马忽然从对面的山头冒出,跃过沟壑、岩石、灌木、树干,朝内瑟菲尔德行进。

“上帝啊!那是谁?一位真正的骑士吗?!”宾利瞪大眼惊叫。在他说话的同时,一人一马腾空而起,跨过了马路边高高的栅栏,一缕金发在风中飘扬,划出美妙的弧度。

达西瞳孔微缩,猝然转身朝楼下走去。这时,宾利也看清了马背上的人,目瞪口呆的站了一会儿才急急忙忙跟上。

玛丽被管家带进来时,宾利和达西早已候在门边,一个表情殷切,一个表情森冷。

伊丽莎白听到消息后也飞奔而至。

“玛丽小姐的骑术真令人惊讶!幸好我们没在贝内特小姐高烧不退之后又收到你坠马重伤的消息!”达西的嗓音又冷又沉。

伊丽莎白愤怒的瞪向达西。这个男人嘴里就不能说上一句好话吗?他怎么能诅咒玛丽?

达西抿唇,一丝懊恼从眼底滑过。

“现在不是关心我的时候,”玛丽平静的对达西点头,看向宾利问道,“简在哪里,让我看看。”

“请跟我来。”宾利舒了口气。不知道为什么,看见玛丽小姐沉稳的面孔,他觉得安心了许多。

达西冷硬的面部线条柔和下来,负手跟在他们身后。

推开房门,玛丽首先向照顾简的豪斯特夫人与宾利小姐表达了谢意,然后执起简的左手静默片刻,又试探了简额头上的温度。情况没有她想象中严重,她安下心来。

“简的情况并不算很糟糕。厨房在哪里?能借我用一下吗?”她询问的看向宾利。

“啊,在楼下。”宾利连忙带着玛丽朝厨房走去。

“简喝了药很快就会好,宾利先生不要着急。”玛丽试图安抚心魂不定,脸色苍白的宾利。她看得出来,宾利对简的情谊不小,这让她很满意。当然,如果他没有两个刻薄的姐姐,她会更满意。

“你能帮我照看简吗?我一会儿就好。”被心慌意乱的宾利绕的头晕,玛丽恳求道。

“当然可以!”宾利连忙答应。

站在厨房门口的达西深深看了玛丽一眼也跟着离去。

玛丽松了口气,拿出围兜里的车前草洗净、切段、捣碎,掺入温开水过滤,最后加入一点白糖。这是快速退烧的偏方,由大夏一位民间大夫传授给她,效果非常好。

正准备将药汁端上去,一阵尖叫声忽然传来,“天啊!这是什么?给简的药?!”

玛丽回望,就见宾利小姐一脸崩溃的站在厨房门口。

豪斯特夫人也被吸引了来,看见案板上的绿色残渣,高声嚷道,“你竟然让简吃野草?这绝对不行!”

所有人全都聚拢在厨房门口,玛丽很想扶额呻-吟,她就知道会这样,英国人对草药的接受度太低了。

“玛丽小姐,这就是你所谓的药?”看见药汁惨绿的颜色,闻见药汁古怪的味道,宾利的脸色变的很难看,抓住玛丽的手腕拒绝,“我不能让简喝下这种东西!”

玛丽的表情也变得难看起来,难道她还会害自己的嫡亲姐姐不成?

达西的视线定格在宾利抓住玛丽的手上,神色难测。

“宾利先生,请你相信玛丽!我曾经就是这样治好的!”伊丽莎白走上前劝解。

宾利的手没有丝毫放松,坚定的摇头,“不,也许那只是一时的运气,我不能拿简的生命冒险!”这一看就是□□好吗?

“简是我的姐姐,如果她喝了药出现任何问题,我愿意拿自己的命来赔偿!”玛丽湛蓝的眼珠朝宾利直直看去,里面燃烧着两团火焰,扬起下颚用命令的口吻说道,“现在,请你放手宾利先生!”

宾利的手松了松。

达西忽然开口,“宾利,放手!”

宾利像被烫着似地跳开。

玛丽护着手里的药碗,匆匆朝客房走去,一群人浩浩荡荡的跟在后面,皱眉看着她将恶心的药汁灌进玛丽嘴里。宾利小姐甚至发出了几声干呕。

事实上,药汁甜甜涩涩的并不难喝,简几乎没有任何抗拒就将它们咽了下去。把碗递给伊丽莎白,玛丽拧干手帕给简擦拭身上的细汗,最后将帕子覆在她滚烫的额头上。

“每隔两小时服一次药,服用三次就能退烧。”玛丽站起来,笃定的说道。

宾利半信半疑的点头。

玛丽不去管他,准备再拔一些车前草回来。

“玛丽小姐,不要随意的拿自己的性命赌咒发誓。没有任何事情值得你放弃生命,也没有任何事情值得你拿生命去当做筹码。”擦肩而过时,达西忽然沉声告诫。

哥哥的那句‘活下去’在脑海中回荡,玛丽的心脏被重重敲击了一下。她回头,直勾勾的朝达西看去。几次险死而生,她当然知道生命有多么可贵。

达西被她的视线烧灼,薄唇不自在的抿紧,略一颔首便匆匆离开。

文章内容不代表小飞文学网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fcnc.net/xd/2020/canHQa0JaHRJ.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