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玄幻魔幻

全职高手惩罚夜_第六十二章 若即若离-燃野非泽

蓝泽这两天在西餐店的班排得很满。之前李云替过他两次,所以他不仅要上自己的班,还得把李云的班也上了。

蓝泽想等骆非冷静两天再去找她可能更好些。

也许是因为骆非还没有完全准备好接受原生家庭即将破裂的现实,她近来的表现极度缺乏安全感,和蓝泽在一起的时候经常问他以后考哪个大学,有什么志向,会从事什么职业。蓝泽清楚她只是想通过这一个又一个的问题来确定以后他们会一直在一起。之前蓝泽想的在一起,就是和骆非待在一个城市,可是现在尤其是徐老师的话让他开始怀疑只要待在一个城市就真的能在一起了吗。他没有想好,也不想骗骆非,所以选择沉默,可糟糕的是,他的沉默好像加剧了骆非的不安。

以蓝泽的成绩,只要能坚持下去,考一个北京的一本院校并没有什么问题。到了大学里一边打工,一边争取奖助学金,学费和生活费也没有太大问题。蓝泽可以毫不犹豫地告诉骆非她去哪个地方他就去哪,可是学校、志向、职业,蓝泽从来没想过,心里一片茫然。

蓝泽并不是个自卑的人,他一直过着没有目标约束随遇而安的生活,也会有觉得空洞茫然的时候,尤其是在骆非清晰明确熠熠生辉的人生规划衬托下。骆非的追问刺痛蓝泽内心最薄弱的地方,骆非这么问并没有什么错,只是蓝泽回答不了。

两周没有和骆非一起逛书店了,蓝泽一直想把周末逛书店的约定续上,每次拿起手机编辑了短信都没有发出去。蓝泽觉得还是周五放学在十字路口等见着骆非再说。

骆非和袁军在十字路口前分开,左转过街角就看见蓝白自行车停在一边,蓝泽坐在半高的栅栏上,一腿撑地,一腿随意地向外伸出,修长笔直。

蓝泽闲散地坐着,偏着头正看着她,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骆非一见这个表情就想起那天在政教处外面他当着许多人的面说自己“自作多情”的样子,一模一样。

初见蓝泽的惊喜被恼怒取代,骆非一扭头,假装没看见蓝泽,从他身前快速走过。

两个人若即若离了半个月,还不知道要冷战到什么时候,骆非早就想打破僵局,可是蓝泽想要拒人千里的时候就一定能让靠近他的人冻成冰雕,骆非被他当着那么多人“冰雕”过,实在鼓不起再次用热脸贴冷屁股的勇气。骆非心里有气,但更多的还是想念。

骆非快走了十来米,不见蓝泽追来,不由地放慢了脚步,身后什么动静也没有。骆非迟疑地转过身,蓝泽已经不见了!

骆非呆在原地,咬着嘴唇,又气又悔。既然蓝泽主动来找自己了,真不该不给他台阶下的。想到这里骆非朝路口追了过去。

手机在校服里振了振,骆非拿出来看。

蓝泽:骆非,我有急事去趟北京,回来再找你。

看见骆非气鼓鼓走过去,蓝泽站起来跟在她后面,拿出手机准备给她打电话。屏幕亮了看见一条短信。

于齐:蓝冰住院了,赶紧到高铁站,我给你买好了今晚的票。

蓝泽看着短信,脑子里闪过很多可怕的想法,他转过街角,一边往荷苑猛蹬车子,一边拨通了于齐的电话。

“篮子,”于齐接通电话,没等蓝泽开口问,说道,“你别急啊,我和你姑姑已经在北京了。不是安全问题,是思想问题。这孩子太倔,谁也劝不了。”

“帮我看着她。几点的车?”蓝泽稍微放了点心。

“七点上车,十点半到。我在出站口等你。”于齐说。

“好,上了车再说。”蓝泽挂了电话,突然想起了什么,猛地捏紧车闸停在路边,给骆非发了条短信。

蓝泽匆匆忙忙回了荷苑收拾了几件换洗衣服,带上身份证就打了车到高铁站。

离上车时间还有半个多钟头。蓝泽抽空给西餐店和舞蹈培训学校打了电话请假,然后打开了短信。

骆非:是蓝冰有什么事吗?你到了给我发短信吗?

蓝泽能想像自己突然消失,就发了那么一条短信,骆非会有多焦急和担心,他马上回过去:没大事,她闹点小孩脾气。我十点半就到了,于齐会接我,别担心。

文章内容不代表小飞文学网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fcnc.net/xh/2020/c9jnJwZsMnQ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