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玄幻魔幻

乱欲小话说又粗又大男人就要硬_第40章-听说我是玛丽苏

“你、你胡说!你才来多久,怎么可能知道青空喜欢什么!”

听到凪彦说的最后一句,和杏被泼了一头冷水一样面色铁青。她紧紧抓着手心,愤怒地呐喊。

没错!他知道什么!

青空喜欢的是蓝玫瑰,喜欢的是蓝色……和杏看向青空,目光里是企求与企盼。

青空下意识地握住了手腕的月光石,试图从中汲取力量一样。她低下头,没有看和杏,唯有微微颤抖着的嘴唇隐隐地透过垂下的发丝显露出来。

她的反应就像给和杏判处了死刑,和杏一瞬间白了脸。

映照在主人的心情似的,周围疯长的藤蔓渐渐放缓了动作,娇艳的蓝玫瑰似有非有地黯淡了一些。

凪彦不动声色地把这变化收入眼里,他朝和杏走近了几步,直接挡在了她与青空之间。

少年的身量已经算高了,站在青空身前顿时为她眼前投下了一道阴影。

青空似有所觉,慢慢地抬起头,看向身前高瘦却有力的少年。

她看着他的眼睛里跳动着微弱的光,整个人都沉寂下来,陷入了一池深潭,唯独是青色的微风,始终稳稳地环绕。

微风吹乱了少女的刘海,也吹乱了她自以为沉着的心。

“你继续这样的话,是没有意义的。”

凪彦目视和杏,声音沉着有力。

“你说什么?”和杏的声音微弱,薄得快要被风吹走。

“你现在的样子,真的是你梦想中的自己吗?”

凪彦的话犹如一声惊雷,炸得在场的人皆是一愣。

“你一边说着想要把青空抢到你手里,一边却只敢把自己想象成抚子的形象……你并没有穿和服的习惯,不是吗?你想变成抚子吗?”

Dream Tendresse是和服少女的模样,不仅如此,在看到它的第一眼,凪彦就认出来了。他也知道,青空也认出来了。

——这是抚子曾穿到学园里的和服款式,连衣角细小的花纹都如出一辙。

“不,不是的……”

和杏一脸崩溃地抱着头,拼命摇头想要否认。

凪彦并没有停下,仍毫不留情地陈述道,“还是说,你心里觉得只有成为抚子才能获得青空的喜欢吗?”

“你明知道真正的你不可以吗?”

他顿了顿。

“……这样,根本不是能算□□情。”

“不——!”

“不是的不是的不是的不是的不是的!”

所有的蓝玫瑰玻璃般瞬间破碎,瓦解成零碎的光粒汇聚,慢慢扩散到了空中。

和杏猛地蹲下,捂住耳朵绝望地挣扎。她满脸泪水,嘴里一直重复着“不是的”,声嘶力竭。

不是的!

我不是在模仿抚子!

“不是吗?可是,你真的学过舞蹈吗?没有学过的你,为什么执意要起舞呢?”

凪彦紧紧相逼。

“我,我……”

被戳中伤口,和杏崩溃地大哭起来。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啊!”

“我能怎么办!她不喜欢我!怎么样都不喜欢我!”

一滴,两滴。

和杏的泪水滴落在地面上,溅起了轻微的尘土。

“可是我喜欢她啊!”

她双眸空洞,喃喃低语,“我、我不会跳舞……”

“我只会画画……我画得可好了,我也画过我最喜欢的那个人……”

“她喜欢吗……不过,她更喜欢藤咲的舞蹈吧……”

然后,亚梦终于踏着风赶来,在Humpty Lock温暖的光芒中,和杏头顶上已经变成叉的符号渐渐融化在空气中。

和杏无神的双眼渐渐恢复了清明,她茫然地看着面前的青空,不知为何流下了眼泪。

“我……我好像做了什么错事……”

柔和的夕阳慢慢沉下了远方的山谷,昏暗的夜色悄然地晕开,天边还残留着几抹艳红的云彩,荡漾起一片浑浊。

青空抿了抿唇,慢慢地,她露出了一如既往的微笑。

她缓缓走到了茫然不解的和杏面前,一步一步,直到在与她相隔一只手的距离前停下。

她伸出了手,纤细的手腕上一串月光石流转着温柔的微光。

“已经没事了,和杏。”

“这世上有很多种花,有蓝玫瑰,有红叶碧桃,还有奢华富裕的牡丹。”

“蓝玫瑰再美,枝条上的刺也让人无法握在手里。”

“所以……不要执着于她了。”

其实我都知道的……

世人皆知蓝玫瑰的花语是“稀世珍爱”,又有谁知道,它同样象征着……“永远不可能得到的东西”呢?

蓝玫瑰太美,她的美丽带刺,宁愿与旁人落得两败俱伤的局面也不愿意妥协于摘花的人。

而我,喜欢红叶碧桃。

因为啊,我曾在某一年的春天,见到了最美的桃花。她和服上的碎花随着她的动作,纷纷扬扬地飞舞起来,美得颤人心扉。然后她对着我笑了,我知道,这抹笑比那满园春色还要美好。

少女森林绿的眼眸里流淌着柔和的情绪,和杏这样看着,只觉满天星光都落入了她眼里。

她这样说:“我听说你很喜欢画画,凑巧的是,我曾在学园论坛里见过一幅画。画里画的是一个黑发的女孩子,画者说,那是我。”

她笑了,“现在我知道了,那是你,对不对?”

“你画画很好看,真的。不需要勉强自己做别的事的呀,请……坚持你真正的梦想吧!”

别让你的年少轻狂,取代了梦想。

目送和杏有些恍惚地乘坐出租车离去后,留下的三人气氛有些微妙。

“说起来,亚梦怎么知道这里出了事呢?公园这么远,小兰她们应该感应不到吧?”

亚梦还在尴尬地纠结怎么打破沉默时,凪彦突然的提问拯救了她。

她连忙点头,“我有一个认识女孩子路过了我家问路,她说起在公园那边有什么奇怪的动静,我才来看看的。好险啊!”

她一句带过的女孩莫名地让青空和栗子有些在意,她们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疑惑。

“问路?”

“是啊,因为她刚从法国来到日本,不是很熟悉东京的路。”亚梦掏出手机,一看时间顿时吓了一跳,“天啊这么晚了,不行我要回家了青空凪彦我们明天见吧!我先走啦!”

“嗯?哦,明天见!”

说罢,她匆匆地往家跑去,朝两人挥了挥手,瞬间就没了踪影。

她一走,就只剩下他们两人。方才因为亚梦才消散的微妙气氛再次笼罩了这里,惹得栗子心慌慌的,干脆不再出声了。

青空垂着眸,目光始终停在地面上,显得心不在焉的。凪彦看着她,沉默片刻,轻声问,“不回家吗?”

“嗯……”

轻轻地发出一个音节算作回应,青空抬起头,一眼撞进了凪彦温柔的眼眸里。

那双琥珀色的眼眸清澈温柔,仿佛蔓延出了一道缠绵的月光,青空在里面看见了表情复杂的自己。

“你……”

她没有再说下去,凪彦却是知道她想说什么一样,笑着颔首。

“我有些话想跟你说,但不是现在。”

他看着她的眼神深邃,甚至有一丝不易察觉的请求。

“再给我一点时间,可以吗,青空?”

什么可不可以……你明明知道我永远不会拒绝。

你明明知道,你做什么我都没有办法生气……

不是吗?

良久,青空慢慢点了点头。

“好。”

夏天不情不愿地翻过了一页,转眼又到了满城绯红的秋天。

果香与落叶充填了整个秋日,走在街上,随时都有一片枫叶绯红悠悠落在肩上,诗意满满。

青空从肩上衔起红得灼热的枫叶,动作轻柔地把它放在了腿上摊开的书页里,小心翼翼地避免折皱它一分一毫。

她纤细的指尖抚过红叶,越发显得白皙青葱,美得像是一幅画。

旁边磨蹭了许久的少年终于走了上前,脸憋得通红,猛地弯下腰,双手颤抖着递来了一份包装精美的礼物盒。

“生、生日快乐!纯名同学,请收收收下我的礼物!”

青空顿住摩擦着书页的手,把目光移向了脸红的少年,辨认出他的身份后,她露出了感谢的笑容。

“谢谢你,广濑同学。”

“希、希望你喜欢!再、再见!”

她才接过了礼物,少年已经慌乱地转头跑开了,只留下片片在他身后掀起的风里飘扬的枫叶,纷纷扬扬地落在了青空的脚边,低低地回旋。

青空看着他离去的方向一时有些怔愣,她握紧了手中沉甸甸的礼物盒,默默叹了口气。

秋天来了,又是青空的生日到了。

凪彦回来时他和抚子的生日已经过了,礼物是六月份时青空寄过去的,是一件连一朵碎花都精细无比的手工制和服,昂贵与否自然就不必说了。

而现在,白驹过隙,这么快又过了一年。

她把礼盒放在一旁空着的长椅上,合上书,白皙的腿上露出了一封淡紫色的信笺。

“青空:

今晚我想邀请你来家里做客,有事相告,我会在家等你的到来。

凪彦”

简短的三行字,让青空心乱如絮。她抿了抿唇,随即满含无奈地又叹了口气。

栗子悄声问道:“你不想去吗?”

“不是的。”青空垂下眸,脸上难得流露出了一丝软弱,“只是觉得,如果今晚我去了,就会有什么东西……从此改变了。”

“你想这么多,也只是自寻烦恼。无论怎样,你都不会拒绝的,不是吗?”

“是啊……”青空缓缓闭上了双眼。

“栗子,你说,这算是我自由的枷锁吗?”

闻言,栗子沉默了一会。片刻,她温柔地摇了摇头。

“我也不知道,青空。你还记得,无论什么时候我都没有回答过你为什么你不能变身吗?”

“嗯。那时候你说,你希望我有一天能够自己想通。”

“别人说的,终究是别人的。”她轻柔的声音格外沉着,“比起你刚才说的,我说的话才是你自由的枷锁。”

栗子顿了顿。

“你真的相信你的梦想吗?”

文章内容不代表小飞文学网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fcnc.net/xh/2020/cNjFQk4fNFk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