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修真武侠

乡村乱情大结局_第七十章 谢景凉插手-茄子炖土豆

喵呜~

凉凉小脑袋蹭季昭璋的胸膛。

“这……什么玩意儿?”季昭璋如临大敌,蹭的站起身来,双手握着凉凉的小身子,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

凉凉身子娇小,季昭璋的大手直接将它的身子包裹住,只露出一个毛茸茸的脑袋来。

类似的动作纪婉仪对凉凉做过,当然,纪婉仪的动作更加轻柔。

是以,凉凉被季昭璋握在手里,并没有害怕的意思。

它伸出带刺的小舌头轻轻舔了舔季昭璋的手背。

到底生了一副弱小可爱又无害的皮囊,季昭璋对这样的凉凉没了脾气。

他叹了口气,将凉凉放回桌子上,连那粒榛子都还给它了。

凉凉心满意足地继续跟榛子玩。

季母和纪婉仪都憋着笑。

像季昭璋这种严肃、刻板的刚直男人,居然被一只小奶猫弄得没法儿了,想想就觉得好笑。

有凉凉在场,严肃的话题也变得轻松了大半。

纪婉仪道:“我已经写信去京城让我爹……咳咳,我的朋友帮忙,想必用不了多久,苏家就不敢再这么嘚瑟了!”

“爹”和“的”的第一个音节相似,季昭璋并没有太过在意。

纪婉仪松了口气。差点儿就说错话了!还好还好。

见季昭璋露出怀疑的神色,纪婉仪连忙道:“放心吧大哥,我的朋友,绝对可靠!”

堂堂将军府,难不成连个苏家都敲打不了?

季母心里明白纪婉仪口中所谓的“朋友”是什么人,便一起安慰季昭璋:“是啊璋儿,晚儿既然说的这么肯定,那就不会有问题的。”

季昭璋“嗯”了一声。

“夫人,大少爷,二少爷,侯府来人了!”管家又匆匆跑了进来。

苏宁馨惹出的这件事中,纪婉仪等人始终没有将谢景凉当做唯一的倚仗。

一来纪婉仪跟谢景凉的关系比较复杂,二来就算谢景凉愿意管,他能护得了季家一时,也护不了季家一世。

依着谢家在皇帝跟前的受宠程度,谢景凉早晚会再被调回京城去的。

到那时,没了谢景凉的庇护,苏家岂不是又要嘚瑟起来了?

这些都不是长久之计。

季母和纪婉仪、季昭璋各怀心思,一起出去迎接。

来的人是张晋。

等将人请进屋里,季昭璋便严肃脸问:“不知张侍卫有何见教?”

先前妹妹跟谢小侯爷之间的断袖传闻甚嚣尘上,是以,季昭璋对侯府的人颇为忌讳。

季昭璋不动声色地瞟了纪婉仪一眼。也不知道妹妹对那谢小侯爷究竟是什么意思?

“不敢当,在下是过来替我们侯爷传话的。”张晋不卑不亢。“侯爷听说苏家所做的事情,非常生气,让在下过来告知一声,说这件事他管定了,让诸位不比再忧心。”

“这有些不合适吧?”季昭璋神色不变,心却越发沉重几分。外人并不知道妹妹的真实身份,谢侯爷一旦掺和进来,那岂不是更加坐实了二人断袖的传闻?妹妹的名声还要不要了?

张晋笑了笑:“这有什么不合适?我家侯爷跟季小公子关系要好,自然见不得朋友被人欺负。这件事原本就是苏家人做的不对,他们其身不正,不从自己身上找原因,反倒迁怒起季家来,侯爷绝对不会坐视不管!”

“可是……”季母欲言又止。

张晋道:“夫人放心,这件事我们侯爷也参与其中,哪有置身事外,让苏家的所有靶子都指向季家的道理?”

是谢景凉赶到酒楼将纪婉仪救了下来,并且将苏宁馨一脚踢飞出去的。

说句不中听的,苏家要找,也应该是找谢景凉才对。

毕竟,纪婉仪从头到尾都神志不清,根本不知道周遭发生了什么事情。

而如今,苏家紧盯着季家不放,也不过是欺软怕硬,不敢对谢景凉动手罢了。

季昭璋依旧不希望谢景凉掺和进来,季母却问:“不知侯爷准备如何对付苏家?”

季母现在心里有些拿不准。

一方面,她自然是希望能有人早点解决季家的僵局,另一方面,她心里清楚纪婉仪来到西郊郡的原因,所以又怕日后谢景凉知道了纪婉仪的真实身份以后,会对纪婉仪不利。

“这个就不劳季夫人操心了,我们侯爷说了,人是他踢出去的,自然也应该由他来解决这件事……总之,不会给季家惹麻烦就是了。”

季母朝纪婉仪看去。这件事季家说了不算,得小姐做决定才行。

纪婉仪道:“既然如此,那就替我谢谢侯爷了!侯爷的恩情,季晚铭记于心,日后若是有用得着季晚的地方,侯爷请尽管开口!”

“季晚,你……”季昭璋眉头紧皱。

纪婉仪却只是朝季昭璋挤挤眼睛:“大哥,侯爷好意,咱们季家真是无以为报啊!”

谢景凉再怎么说也是侯爷之尊,人家愿意主动帮忙,这是多少人求都求不来的。季昭璋若是有所不满,甚至想要拒绝帮助,那岂不成了瞧不起谢景凉了?

张晋将季昭璋的反应看在眼里,却只是微微颔首,冲纪婉仪道:“在下一定带到。”

张晋离开后,季昭璋便不再忍耐,整个人仿佛从冰窖里出来似的,冷气森森,让人不敢靠近。

“为什么要同意?”季昭璋右手握拳,种种锤了一下桌面。“你知不知道,一旦谢侯爷插手,就意味着你跟他那些断袖的传言被坐实了!到时候整个西郊郡都知道你跟男人关系匪浅,你以后怎么嫁人?”

纪婉仪尬笑着耸耸肩:“那,那大不了就不嫁了呗。”

“傻话!”季昭璋怒吼一声。

纪婉仪被震得耳朵眼都有些疼了,安慰说:“哥,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现在最要紧的,是咱们先过了眼前的这一关再说!苏家人现在能弄那些下作的手段加害于你,失手的次数多了,难保以后不会对你,对咱们家的人用出更加恶毒卑鄙的计量来!”

“那也不能拿你的终身大事来折腾!”季昭璋更加愤怒了,额头上冒出两道突兀的青筋,气势逼人。

文章内容不代表小飞文学网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fcnc.net/xz/2020/Vz1eEw4wSXQw.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